我在祖堯邨行山游水,懷念過去

📌 上祖堯邨要著行山鞋?🏔

人人都讚祖堯邨橙、黃、黑、白🟧🟨⬛️⬜️嘅配色幾靚幾靚,你知唔知住呢度每次翻屋企都要行山上去先?祖堯邨依荔景山而建,一棟比一棟高。想要由地鐵站行上去,真係要準備定行山鞋。不過好在,喺2014年呢度終於起咗升降機。由荔景地鐵站行上去,先經過斜路到達祖堯坊屋邨商場,再搭兩次升降機,就可以到達祖堯邨最高之處。唔係講笑,每部𨋢都起碼爬升10-20層樓高。唔搭𨋢真係做定腳酸同爆汗嘅心理準備啦!🥵

📌 唔上山可以食飽再換泳衣🏊🏼‍♂️

如果唔上到祖堯邨最高嘅地方,其實祖堯坊商場都有幾多嘢睇㗎!經過翻新後,既有做咗好耐嘅茶餐廳,亦有新嚟嘅台式飲品店🍹。中間有一個大廣場,除咗少少位用嚟起遊樂場外,大部份空地都留返俾居民為公共空間。🤾🏼‍♂️

遊樂場後面,更加有全港首個屋邨游泳池。泳池雖然冇一個標準50米池咁大,但勝在環境清幽,目光所及之處有少少樹木,離馬路仲有段距離,而且人唔算多,可以靜靜地游水。食飽過嚟游個靚水真係「一級棒」!🤫

📌 祖堯小朋友嘅生活👨‍👩‍👧‍👦

祖堯係小編細個住嘅地方。當日「社小」( 社區小隊 )由小編嘅母校(祖堯天主教小學)隔離嘅天橋作為第一個停留位置。以前一放學就走,都無行過嚟呢邊。望望吓,feel到天氣又焗又熱,企咗陣已經好想快啲翻去有冷氣嘅地方。而身後嘅母校,第一眼就俾佢彩色嘅牆身吸引,又留意到大量剝落緊嘅牆漆。諗翻起當年3、4年級嘅暑假,學校油左新嘅外牆顏色,無特別覺得靚定唔靚🤨。依家大個咗後,見到外牆「甩曬皮」,反而覺得呢啲門面功夫都幾重要。不過又忍唔住諗:呢間band 2屋邨小學又夠唔夠錢去做呢啲工程㗎?🥲

出返去陳南昌紀念中學 ,隨即見到酒樓隔離嘅小小遊樂場。有幾個小朋友喺度玩,就咁睇都會留意到呢個遊樂場🎡係俾較年幼小朋友玩嘅:整體高度低,支撐點較多。不過始終都係典型香港遊樂場,全部遊玩設施基本上只有一種玩法,無乜額外嘅想像空間。🤕諗諗吓我細個好似大部分時間都去咗補習,或者就算我識多咗幾多嘢,都無法代表到眼前呢班玩得咁開心嘅小朋友。

向後望,穿過鐵絲網,見到呢度嘅屋邨游泳池。好少香港屋邨有一個「私人」游泳池。以前讀幼稚園時成日嚟游水,水質同公共泳池比嘅話,氯氣味少好多,唔覺意飲到都唔會涸喉。不過好似唔係邨內人嘅話入場費會收貴啲。當日去就咁睇,有唔少大人小朋友喺到游水。諗起自己細個總係會一出更衣室就跑落水,因為池邊次次都非常焫腳。🥵

📌 家鄉作為「根」— 令人從新得力嘅地方

聖經講過:「我們不過是昨天才有,一無所知;我們在世的日子好像影兒。」我相信呢句說話係一種比喻,比喻我哋而家好似身處喺歷史嘅中段,以前嘅回憶只係一瞬之間,而結局喺好後好後,我哋未必見到。如果你同小編一樣都係90後,再望望現時嘅香港,可能都會有呢個諗法。最近不時都有種感覺:好似自己生活喺一個好大好大,唔到我哋控制、睇唔到未來嘅地方,隨波漂流。🌊

不時見有人形容自己家鄉、以前生活嘅社區係自己嘅「根」,一個可以喺迷惘中令人從新得力嘅地方。不過聖經又有講:人生在世,我哋都只係客旅、只係世界嘅寄居者。縱然天空海濶🌅,人卻未必有真正嘅歸宿。眼見熟悉嘅人,喺不久嘅將來或會離開呢個城市。祖堯作為小編嘅家鄉🏡,好似都再無太大意義,更莫講話可以令人喺迷惘中得力。

或者,家鄉 、社區作為人嘅「根」,已經唔再係一個用「地方」嚟定義嘅概念。雷神個老豆曾經講過:家鄉唔係一個地方,而係人。如果認識嘅人即將要離開呢個城市🌃,喺如此找不著嘅世代下,我哋嘅「根」、我哋嘅家鄉,或許就係我哋點樣喺世界唔同角落仍然彼此連結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