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子園圃街雀鳥花園 - 得閒咪睇雀仔 無聊咪傾下計

📌 雀仔街定雀仔公園?媽啊我好亂!

其實雀仔公園一開始真係一條街嚟嘅。以前嘅雀仔街係位於旺角嘅康樂街,不過因為重建嘅緣故,原本嘅地方起咗而家廣為人知嘅朗豪坊,而雀仔街原有嘅鋪頭就搬咗去位於花墟道附近嘅園圃街雀鳥花園,因此就成為咗雀仔公園啦。

聽聞一開始雀仔街只係賣下草蜢,可能以前草蜢都係小朋友嘅玩意啩。不過後來個場就愈嚟愈旺,慢慢就賣埋雀。到搬到去雀仔公園時,一入門口就已經見到大量嘅鴿,名符其實完全係雀仔嘅地頭。經過牌匾時,仲要因住「中頭獎」,真係做人都要企埋一邊呀!

📌 傾偈一定要同人?揀雀可以好似揀花?

當日我哋一到門口,除左俾滿天飛嘅鴿嚇親之外,最吸引我哋嘅就係門口一個拎住隻鸚鵡嘅叔叔。雖然當時我同隊員都因為啲鴿嘅衝撃而未回到神,不過我自己好快就俾一對母女與鸚鵡叔叔嘅互動所吸引。只見媽媽不停讚隻鸚鵡,又問隻鸚鵡叫咩名、邊度嚟,而小朋友則不停嘗試同隻鸚鵡對話,身邊仲有位姨姨企埋去湊熱鬧。可惜頭頂塊牌匾就係白鴿們駐足之地,望到牌匾大大小小白色嘅漬,深知此地不宜久留,好快就行開咗。

行咗兩步,轉右入公園嘅內街,一眼就見到平日想像中,最典型、喺門口掛曬傳統雀籠嘅鋪頭。唔同款式嘅雀籠,喺太陽映射下全部都金光閃閃。唔怪得好似喺唔同嘅雜誌、媒體見過類似嘅畫面啦,俾我係攝影師都一定會捕捉呢一刻。

之後一路前行,四圍都係賣緊唔同顏色、大細同 品種雀仔嘅鋪頭。好記得有啲係細細隻好似麻雀咁住喺一個細籠入面,有啲則係一行6隻、呈淺黃色咁企曬喺籠入面嘅一條鳥槓之上,堅係花多眼亂,絕不下於隔離花園街。

雀仔公園唔算大,如果一直行唔駐足,我諗10分鐘都唔使就會可以由頭行到落尾

📌 歌舞昇平係幻象?定同為社區真實嘅一面?

呢幾年睇多咗香港電影,其質素之高,真喺會令人想入戲院二刷三刷(起碼我睇咗兩次濁水漂流)。不過都有人話過,近年嘅香港電影只係一念無明嘅延伸 - 一個極端絕望同真實嘅故事、冷色系嘅畫面、同小人物掙扎相關嘅經歷,彷彿倒翻轉成為咗另一種主流,而只有呢一種模式之下嘅故事先係好嘅、真實嘅故事。

唔知你對太子嘅印像又係咪咁呢?喺呢個轉車站入面,大家都承受住極高嘅工時,極微薄嘅人工。舉眼望去,絕大部分都係舊樓,外牆都係佈滿污跡,內裡電箱電線混亂,且全為劏房所用。或者,呢個地方嘅某一部分確實如此不堪入目。

不過除此以外,都有人同小編講過太子真係一個好方便、好爽快嘅地方,嚟呢到嘅人好輕易就搵到自己想要嘅嘢,食到好味嘅餐廳。太子對某一班人嚟講,並唔係一個無人愛嘅中轉站。我諗 #園圃街雀鳥花園 就成為咗兩者嘅混合體。當日去嘅時候係星期日下午,相信即使並非生活喺太子嘅人,鍾意睇雀嘅都會專程入嚟雀仔公園走翻轉。其實只要我地用心觀察,不難發現有啲衣著較隨性嘅「阿叔」會同有齊一家大細嘅家庭傾計,甚至係有講有笑。自己大學時期讀過社會學,見到呢啲情境總係難免地諗起階級衝突:一個月入可能10萬以上、有埋小朋友嘅家庭嚟呢到係一種娛樂;衣衫不太光鮮嘅大叔百無聊賴咁「打躉」,趁公園仲有啲人時過下日晨。背後可能透露緊兩個南轅北轍嘅故事,而當中又必然包含種種唔同程度嘅剝削,就好似濁水漂流嘅無家者因各樣人生際遇、制度不公,以致佢地只能一直「無家」。而一個有錢家庭同百無聊賴嘅大叔坐埋一齊,有一刻好比戲中破爛嘅木屋同位於隔離嘅豪宅區,兩者形成深處嘅對比。

不過咁樣又算唔算另一種嘅唔真實呢?或者當有時簡單、顯而易見嘅事情都變得要經過深奧嘅理論先解釋到,自己都無可避免變得離地。可能今次小編實在有太強烈嘅慾望去揾出痛苦生活中嘅美好,好似只有少少嘅好都要放到好大咁。不過又有可能雀仔公園嘅人真係無諗太多,只係單純地享受人與人間嘅交流,嘗試喺或許係沈悶、辛苦嘅生活之中,身處一個好多人都只想走嘅地方,活出某一種單純,享受住有限空間下嘅快樂。